熱搜: 青春 學霸 愛情 時光

登錄

用戶名:


密碼:

記住我

快速登錄

第三十四章:劫后、余生

作者:黎書發布時間:2019-08-28 20:00 1996字

“玦兒~~玦兒~~”

溫柔的呼喚令她的意識更加清醒了些,緩了會艱難的睜開眼睛,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襲精美的銀絲蒲紋綴玉羅帳,空氣中彌漫著龍涎香的味道,被褥間也散發著一股高貴清雅的氣息,她第一反應就是喚了聲父皇。

見她醒過來,慕容宸眼中充滿難以抑制的欣喜,本想一把將她拉到懷里緊緊抱著不撒手,卻又發現她全身是傷就連動也不能動。

“玦兒,你終于醒了,若是再這樣睡下去讓我如何是好?”他溫柔的譴責卻滿是寵溺與愛惜。

靈玦目光轉向他,停留了半天卻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誰,不過他的樣貌倒是生的好看,一襲貴氣的蟒紋袍子將他高貴威嚴的氣質襯托的恰到好處。只是這從古至今能穿蟒紋的不是皇子就是親王,她這是在什么地方?

見她呆呆的盯著自己沒有一點反應,慕容垂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頰,吻了吻額頭道:“都是我的錯,玦兒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?”

她想說話,可干涸的嗓卻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,見狀慕容宸立刻命人端來熱水,親自喂她喝了下去。

看著眼前陌生男人的一系列動作,她一點也不反感,同時有些喜歡,印象中還未哪個男人這樣溫柔的對她說話,這么細心的照顧她,就連父皇也不曾有過。

喝完水她下意識的喚道:“父皇~~”

“玦兒,我不是父皇,我是宸啊~~”慕容宸話音剛落便自己愣住,眼前玦兒如此反應莫不是失憶了吧?

“父皇~~”靈玦再次呼喚,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,只是所有的話到了嘴邊都成了父皇。

就在這是一位風度翩翩,手持折扇的男子走進來,他一身寶藍色的綢緞衫子十分的低調奢華,舉手投足也盡是閑致高雅之氣,一雙修長的桃花眼令人印象深刻,似笑非笑的的模樣令人著迷。

這位寶藍色衣衫的男子名喚宮冥,是慕容宸的生死好友,醫術天下第一,卻也是一位厲害的絕色。換句話說,慕容宸的奪嫡之路,他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看見他,慕容宸連忙道:“快看看玦兒她怎么樣了。”

宮冥皮笑肉不笑的打量著床上不能動彈的靈玦,目光一如高傲的天神打量低賤的螻蟻,最后他將目光落在靈玦的臉上凝視了好一會。“宸,這就是你費盡心機請來我的原因?”

“沒錯,玦兒傷的很重,還請你為她醫治。”

宮冥漫不經心道:“救她十分容易,只不過我要帶她回去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換句話說,我醫治好她,然后她就是我的人。”

“冥,你這是在和我搶女人?”

“非也,我這是再幫你掃除奪嫡之路上的障礙。”

“夠了!既然你不想救那我便不勉強你,來人!送客!”慕容宸怒道,不想他的好兄弟居然要搶他的女人,簡直荒謬!

不過宮冥也不惱,一雙桃花眼總是給人高深莫測的感覺,只見他朝著靈玦笑了笑,轉身決絕的離開了房間。

慕容宸想留卻又羅不開面子,只能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。

倒是床上躺著的靈玦腦子里一團迷霧,她根本不認識眼前的兩個男人,更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受這么重的傷。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她發現自己的武功還在,稍稍運氣傷口處便被一股暖流籠罩著,這極大的減輕了痛苦。

記得有一次她從山上摔下,山下全都是鋒利的石頭,她的心臟差點被刺穿,渾身纏著白布在床上躺了三個月,最終師父連一個傷疤都沒讓她留下。如今的傷雖然重了些,但相較于那次還是小巫見大巫,所以她完全有能力自愈。

慕容宸緊緊的握著她的手,眼中滿是心疼與愧疚,殊不知這些天他沒睡過一個好覺,一有時間就親自守在床前。

那晚,他眼睜睜看著靈玦跳下懸崖,便像發了瘋一樣命人搜尋,活要見人死要見尸,最后他在一處溪流淺灘發現了滿身傷痕的靈玦,并將她帶回了自己的府邸。

經過這件事,他發現自己是愛靈玦的,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醫治好她,將她留在自己的身邊,以后再也不做那些傷害她的事。

發現眼前這個男人滿眼柔情,用近乎肉麻的眼神一直盯著自己,靈玦覺得十分不自在,下意識的想要翻身卻痛到五官扭曲。

慕容宸連忙扶住她的肩,柔聲叮囑道:“不可以亂動,會扯到傷口。”

“這是什么地方?你是誰?”

面對她的問題,他耐心的回答道:“這是宸王府,我是五皇子慕容宸。”他已極快的速度接受了她失憶的事實,并認為這不是一件壞事,若不失憶他怕玦兒不會原諒之前發生的事。

“宸王?可北辰什么時候有一位宸王了?”她努力回想上山之前的事,卻怎么也沒想起北辰還有這么一位宸王。

“傻瓜,這里是東霓。”

“可我不應該是在北辰嗎?你能告訴我發生什么了嗎?”她一激動再次牽扯到傷口,痛的倒吸涼氣。

慕容宸大手扣住她的肩,再次叮囑道:“不可以動,不然傷口會裂開。”說著掀開她胸前的衣衫開始檢查傷口。

見他要掀自己的衣服,靈玦下意識道:“不要碰我!”

見她如此反感抵觸,慕容宸眼中閃過一絲難堪,看著她純凈如水的眼睛,他在心中苦笑:玦兒,你可知道我們之間有多么的親密,可你現在卻抵觸我的觸碰。

“好,你不要動,我不碰你就是了。”他最終還是妥協了。

聽他承諾,靈玦才稍稍放松,說道:“你且出去,我不喜歡房間里有陌生人,我并不認識你。”

“好,我且出去,不過玦兒我們并非陌生人。”

“可我并不認識你,也不知什么宸王府,也從未來過東霓,你能告訴我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,而且還受了這么重的傷?”

  • 舉報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